US Ecology Unequaled service. Solutions you can trust.
search
Home News

奇艺色色情小说网站 _忆苦思甜:儿时割麦子的时光

生活在高楼大厦的城市一角,偶尔伫立在车水马龙的路旁,匆匆忙忙的去生活,去奔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想回忆儿时的那份肆无忌惮的苦乐年华!拼命从脑海里拽出曾经的自己,却发现回忆渐渐模糊,只留下零零散散的片段。

城市里过得是日期,盘算着今天周几,是几号,还有几天发工资,又该还房贷的日子……

忆苦思甜:儿时割麦子的时光

而农村里过得是季节,它不像诗人一样说些春花、秋月、夏日、冬雪,农民们不懂,觉得那太“酸”了,哪像过日子嘛?他们只懂的日子过得如屋门口腌咸菜的大缸,每到冬季里面囤满青萝卜、白菜疙瘩、胡萝卜、洋姜……撒上大把大把的大块食盐,看着望着,才能心里踏实许久。

忆苦思甜:儿时割麦子的时光

儿时割麦子更如利剑一样,穿透你的脑海,也许因为割麦子太累,还是天气太热,比起秋收更能灼伤你的身体……

每年麦收时节,大人们早晨四五点,天刚透亮就赶往地里,因为早晨凉快,十来点火辣辣的太阳照的人中暑,早点出工早点回家,六点,地里出现了十来岁的农二代,天下的父母都心疼自己的儿女,农民父母的心疼只能是让孩子早晨多睡会,但必须和大人一样抢收麦子。

忆苦思甜:儿时割麦子的时光

到了地里,按照大人分配好的一块麦地,左手拿起一把麦秸,一定要使劲抓紧,手小可以少抓点,不能松,散了不好摞,右手拿起镰刀,撅着屁股,弓着腰,手起刀落,刷刷刷,一排排的麦子倒下,在身后摞成一座座小山……

忆苦思甜:儿时割麦子的时光

刚开始孩子们兴趣高涨,动作也快,不出一小时,腰麻了,腿酸了,手背被麦秸划了道子,累了可以歇歇,开始偷懒,坐在麦秸上,不大一会,父母发现偷工,大声呵斥

赶紧快点,别歇着了,这么多麦子啥时候割完

忆苦思甜:儿时割麦子的时光

不得已,起身接着割,但明显慢了许多。父母知道小孩子没有多大耐力,也没时间老去管孩子。也许他们心想:能割多少算多少,毕竟是孩子。

若有哪个孩子干活和大人一样能干,必是父母与邻居炫耀的资本:嗯,俺闺女(小子)可知道心疼大人呢,我们割多少她就跟着割多少。其它的孩子仿佛英雄般敬重那个孩子。

出半日工,浑身酸痛,腰疼,手起泡,汗水湿透衣服,但也只能自己心疼自己,因为大家都一样,你也别抱屈抱怨。但中午饭桌上会有一年到头才能吃上的咸鸡蛋,咕嘟嘟的冒着黄油,小孩子对美食的诱惑大于割麦子的辛苦,也就不觉得那么累了。

农村孩子小时候最多听的几句话是

农民不容易,脸朝黄土背朝天,汗珠子砸脚面,好好学习,考大学,坐办公室,冬暖夏凉

“跳出农门”是那时所有孩子们的梦想,也是大人们最殷切的盼望,虽然现在不用读书也能跳出农门,年轻人都涌向了城市里打工,也在市里买了房买了车,他们的孩子终于也不用在地里重复着他们儿时的生活。

现在农村地里收麦子也都用联合收割机,根本不用任何人力了。

但割麦子已成80后以前所有人儿时的回忆。虽然回忆有的快乐、有的悲痛、有的辛酸……

但它终究是我们特殊时代的永久回忆

忆苦思甜——我们都是农民的儿女

忆苦思甜:儿时割麦子的时光

总喜欢听李健的《风吹麦浪》

远处蔚蓝天空下

涌动着金色的麦浪

就在那里曾是你和我

爱过的地方

当微风带着收获的味道

吹向我脸庞

想起你轻柔的话语

曾打湿我眼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