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 Ecology Unequaled service. Solutions you can trust.
search
Home News

美丽乳头 _《金融博览?财富》|“数字税”来了?

"《金融博览?财富》|“数字税”来了?

近年来,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不断突破和广泛应用,数字经济正在突破时空局限和产业界限,打破传统企业边界和成长规律,颠覆传统商业模式和资源利用方式,加速向经济社会各领域、各环节渗透和覆盖,已日益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大型互联网巨头也因此获利颇丰。

然而,挟数字技术优势在世界各地“攻城略地”的互联网巨头,可能要遭遇新的“壁垒”。眼下多国正在酝酿出台一项名为“数字税”的新政。

“数字税”的来龙去脉

2018年3月,欧盟委员会发布立法提案,拟调整对大型互联网企业的征税规则。依据这项提案,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均可对境内发生的互联网业务所产生的利润征税。而现行规则,互联网企业只需在总部所在地一次性交税。

在欧盟提出“数字税”之前,法国文化部在2010年便建议法国政府向谷歌等企业的在线广告业务及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征税,并使用这些税收扶持音乐等创意产业,保护艺术家及媒体的知识产权。当时的建议者将这种税命名为“谷歌税”,但征收对象可以包括微软、雅虎、Facebook等其他互联网巨头。然而“谷歌税”存在的时间并不长。

随着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欧盟也认识到数字经济与传统经济在某些方面存在着不公平的现象。

首先,跨国互联网企业的每年收入增长幅度平均在14%,而其他跨国公司的年均收入增长幅度在0.2%到3%;其次,跨国互联网企业对于实体公司的依赖性很低,普通跨国公司一般有80%的公司是在海外,而跨国互联网公司这个比例只有50%;最后,跨国互联网公司的平均实际税率为9.5%,而传统跨国公司的平均实际税率为23.2%。较低的税率吸引了许多硅谷科技巨头将其公司总部设在爱尔兰或卢森堡,以实现避税的目的。以亚马逊公司为例,其2016年在欧洲的营业收入约为216亿欧元,但仅支付了1650万欧元的税款。

以法国为代表的国家最初提议,在欧盟境内,对数字科技公司按照营业收入统一征收税率为3%的“数字税”,但这遭到了爱尔兰、卢森堡和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国家的强烈反对。法国和德国随后修改了提案,采取折中的办法,将“数字税”的征收范围限定在线上广告服务业。但在2018年12月的会谈中,该方案再次被否决。当时争论的焦点之一是“数字税”的计税基础是营业收入而不是利润。

在2019年3月欧盟各国财长参加的会谈中,“数字税”计划再度被否决。欧盟理事会称,在会议讨论过程中,尽管提案得到了大多数国家的广泛支持,但仍有部分国家的代表对提案本身或者某些具体条文持反对意见,导致“数字税”方案最终没有通过。以荷兰为代表的反对派的理由是,征收“数字税”的第一步应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层面展开。但仍有一些国家开始自行行动,将“数字税”的想法付诸实践。

英国计划在2020年4月开始征收“数字服务税”,不会等到全球各国达成共识标准了再征“数字税”。征税范围包括互联网企业通过广告和流媒体娱乐(不包括在线销售)等数字服务在英国赚取的收入,税率为2%。

2019年的4月8日,法国国民议会投票通过了针对科技巨头的“数字税”法案。5月21日,法国参议院也投票通过了向互联网巨头征收“数字税”的法律草案,将正式对相关企业在法国实现的数字营业收入征收3%的税额,主要涉及大型互联网企业的广告收入、转售数据和平台收取的佣金等。

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今年“数字税”的税收收入预计为4亿欧元,到2022年这一数字将达到6.5亿欧元。其实,对科技巨头的收入而言,“数字税”仅仅是一小部分,但它反应出政府寻求财政公平的决心,也可能为未来对科技公司进一步的监管铺平道路。

“数字税”如何征收?

不过,并不是所有互联网企业都需缴纳“数字税”。在欧盟提出的方案中规定,征收“数字税”的对象需满足以下任意标准:在欧盟一个国家中的年度营业收入达700万欧元(约合860万美元)以上;在一个课税年度中的用户人数达到10万人以上;在一个课税年度中,该公司与其用户之间达成的数字服务商业合同达到3000份以上。法国规定的征收对象为全球数字业务营业收入不低于7.5亿欧元和在法营业收入超过2500万欧元的企业。

英国对“数字税”的征收有两个量化标准。一是征收对象的界定,英国仅对全球总收入不低于5亿英镑(合6.41亿美元)的大型盈利互联网企业征收“数字税”,而对初创企业则豁免该税负。二是税率量化,以科技公司在英国的营业收入为征税额(不是以营业利润为税基),税率为2%,假如某科技公司在英国的营业收入为100亿英镑,则应缴纳2亿英镑的“数字税”。征收“数字税”或将成为大趋势,立法收税的行为将体现出数字企业的税收贡献公平,长远来看有利于促进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均衡发展。

目前,韩国、印度和其他亚太国家也正在研究征收“数字税”的事宜。有关专家表示,目前部分政府机构认为,互联网企业具备以下三个条件之一就将被划入征税范围:数字平台收入达至一定规模、区域内平台用户达到一定量级、平台内商业交易量达到一定规模。在亚太一些国家,征收“数字税”似乎已箭在弦上。

但据笔者了解,其还存在许多待解的“方程”。因为世界各国和地区通用的税收原则是,应在利润产生地征税,这一规定却很难适用于数字税。由于互联网具有跨地域的特点,许多数字服务通常会跨越一个甚至多个国家或地区。因此,这类公司的利润来源地难以被明确界定。如果连地域都没法确定,又如何合理、合法收税?

在信息时代,企业的盈利模式越来越依赖数字信息等无形资源,世界各国的税收政策并未与时俱进,相关政策改革的步伐已落后于时代发展。与实体企业相比,互联网科技企业(包括网络平台、社交媒体等)因其经营范围全球化、盈利模式数字化等经营特征,在规模增长、税收负担等方面,已经享有了较大的优势,这反而凸显出当前世界税收制度的不公平。各国更应尝试构建适用于数字经济时代的新型税收制度,这才是题中之义,而非单纯地征收一点点税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