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 Ecology Unequaled service. Solutions you can trust.
search
Home News

wwwxxxvideoscom _仰望蓝天,有些辛酸

仰望蓝天,有些辛酸

蓝天曾是我的死敌。

那时还年少,十一二岁。家里地多人少,我已经是一个整劳力了。每年的麦收季节,天气总会分外晴朗。那时还没有收割机,割麦子是麦收的第一步。一般要早起,那时总会迷迷糊糊地被父母叫醒,拉着地板车到田地里收割麦子。早晨还好些,地上是遍野的金黄,天是一碧万顷,习习凉风,是很有诗意的场景。可是好景不长,火红的日头越升越高,越变越小,越来越亮,炙烤着空气,蒸笼着一切。

而这时,劳作已经使我浑身酸疼,腰塌下去就不想起来。浑身汗水直流,粘在身上。麦尘使双手乌黑,既是汗流满面,也不敢擦,也没必要去擦。有时候是要偷懒的,落在父母后面很远,便蹲踞着有一下没一下地割着,大人也都是似嗔非嗔地叫喊两声。

仰望蓝天,有些辛酸

这时我总会怨怅地仰望蓝天,皱眉呲嘴地搜寻一丝一缕的云彩。现在想来,可谓是望眼欲穿。灼热的太阳晒干了一切,我口干舌燥,汗水浸透的衣服又被晒干裹在身上,无助地看着蔓蔓麦田,湛湛蓝天。

接着是往地板车上装割好的麦子,接着是人力拉运麦子,解着是在麦场晒麦子,打麦子,挑场,扬场,一样样都要在碧蓝的天上挂着的白花花的太阳下完成。偶尔能飘来一片云彩,真是莫大的福祉,总想满天云彩该多好啊。

后来,蓝天成了我的期盼。

那时我参加了工作,麦收时节偶尔也会回家帮忙,这时已有收割机,拖拉机,脱粒机,人只是负责操作,少了原先的艰辛,多了些劳作的快乐,不大出力,饱满大粒的麦子便晒在了地上,收入了仓里。

这时,我会忆苦思甜的仰望天空,看到的是灰蒙蒙一片。可能会是没有置身太阳下的处境,便没有了原先的敏感吗?还真的不是。即便是最晴好的天气里,太阳也像蒙了一层薄纱,天空灰暗,总见不到一丝一点的白云,即便是在暴雨后也见不到。

有时候汗水也会浸透衣服,太阳少了许多威力,不能再晒干身上的衣服,只好软哒哒的裹在身上,散发着腐臭。

接下来很长的日子里,不在关注不明不亮的太阳,不再想念湛蓝的青天,和那梦幻般的浮云,只是不痛不痒的工作生活。

很久以后,偶然的机会去了云南,坐着车前行,我惊诧于眼前的白云和蓝天了。

仰望蓝天,有些辛酸

那蓝天真是蓝,像我几十年来对年少时蓝天记忆的沉淀,超出了我对蓝天的所有想念,像蓝矾样的,没有沾染。空气也被染透了一般,澄清碧透,沁人心脾。呼吸后,呼出的气息也和田地溶为一体。

太阳很亮,也只是很亮,像是画家在碧蓝的幕布上勾出的一个闪亮的轮廓。阳光也是蓝色的,绿树浓阴,潭水溪流,都被浸透。

那云真白真浓。坦荡蓝天上的白云是豪迈奔放的,像群野马驰骋在无际的蓝色草原上。左奔右突,有时候会扑面而来,当你想伸手捞一把时,它已远逝,成了梦幻。

这短暂的邂逅,使我穿越了一般,小时候给我带来无助地蓝天该是这样的存在吧,它会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吗?

仰望蓝天,有些辛酸

北京的天也是蓝的。

今年夏天又到麦季,父母年事已高,也早离开了天地劳作。我有了个小长假,便带他们去北京旅游。

天公作美,几天下来,没有阴雨,天气晴好。给他们留下印象的,除了古建筑,就是北京的蓝天了。早晨的玉渊潭公园,中午的圆明园,下午的颐和园,蓝天白云一直陪伴着我们。

尤其是中午在圆明园,地上是幽径绿树,曲池环山,天上是澄澈碧蓝,白云蒸蔚,世外桃源一般。

仰望蓝天,有些辛酸

真羡慕清朝的皇帝辟此静地养心怡兴。想想当年,台榭池沼,花鸟虫鱼,楼阁馆藏,怜香惜玉,实乃仙境。而今是断壁颓垣,辜负着白云蓝天。

乘车时,与司机聊天,说道蓝天白云,他唏嘘不已,天是蓝了,空气好了,这是放倒了多少烟囱,下岗额多少工人换来的啊!

仰望蓝天,有些辛酸

过去,蓝天白云是奢侈品,如今,是生活必需品。如果当年有此心思,能躲过多少坎坷与波折,少去多少怨言苦楚?

拥有家乡的白云蓝天。

返回家里,我特意看了下天空,许多依稀印象连成一片,心头泛起无限感动。

云无心,天无情,可它能映现出我们的心情,甚至关乎人类的生命。

白云蓝天,是我们的自然家园,是我们放飞情感的昊天。

仰望蓝天,有些辛酸

仰望蓝天,有些辛酸